首 页   关于我们   业务往来   船员服务   企业文化    人力资源  MASES论坛   联系我们
  人力资源  
   
  工资福利
      会员登陆
      常见问题解答
  劳动合同
  实习生专栏
  陆岸员工
  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人力资源 > 实习生专栏  

与虾共舞

 

其实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虾还是蟹,有人说虾,有人说蟹,但都从来没有见过,姑且称之为虾吧。

得到他们很偶然,41号我们准备从南纬5°有个叫TELAGA的地方起航回国。上午睡到十二点多,准备去餐厅觅食,听到他们说梯口有人拿了怪物上来,也就顺便去凑个热闹。来的是当地居民,手提两个编织袋,每个编织袋下面像装了西瓜一样圆圆的,凑近一看,

“大蜘蛛!?”我失声叫道。

同事都笑我,烟台的二副开口说是蟹虾的一种,味道好极了。

我一听可以吃,顿时来了兴致,伸手就要去摸,两个渔民一下子就急了,急忙拦我,解释了半天,原来怕夹我手指。我看了看,两个虾在里面挥了挥钳子手臂向我示威。

一箱啤酒,没有讲价,两只龙虾就顺利被我带回了卧室。回屋后,我直接把他们从编织袋里倒到了地板上。一接触地面,两只龙虾一下子来了精神,用前头的两个大钳子敲打着地面,四处乱爬了起来。两只龙虾也就进入了我的生活。

俩龙虾一大一小,大的得有一斤半左右,小的不到一斤,长相像极了大号蜘蛛,但外壳像龟壳般坚硬。刚开始我发现它们总是倒着走路,屁股朝前,后面留着两个大钳子防备着我,随时准备抵御我的攻击。我找了支铅笔,使劲敲了敲它龟壳一样硬的后背,它一下子就用大钳子夹住了,然后一使劲,铅笔断掉了。我吓了一跳,看来渔民的担心不无道理,我自己也开始提防它们,但还是把它们放在地上,没有怎么理会,心想找个时间就可以把它们吃掉了。

晚上开航,手操舵,精神疲惫,回屋后找了个木棍让它们夹着把它们提起放到我钓鱼用的小桶里,躺下就睡着了。半夜的时候听到耳边有“沙沙”的响音响个不停,忍受不住这声音的折磨,开灯一看,吓我一身冷汗。那大号的小家伙爬到了我床头装矿泉水的箱子上,跟我枕头齐平,正挥舞着钳子准备上床了。那声音正是它踩到箱子发出的。再晚会估计我的脸就会被它练书法了。

这可不能大意,找了找另外一只,一块把它们锁到了洗手间里面。

在以后的几天里,每当我上班,我就把洗手间里面的门打开,它们就自己跑出来,在我房间爬着玩。当我下班回来没有睡觉的时候,为了不让他们夹我的脚,我就每只龙虾上扣一个小桶,它们就扛着小桶,在房间爬来爬去,看着它们爬的样子,甚是好笑。我也渐渐习惯了每天看到它们的日子。我让机舱同事打的海水上来放到桶里面备着,我也试图找些东西喂它们,刚钓的新鲜鱼、海蛎子,厨房里有的东西我几乎都尝试了,但他们好像都不感兴趣,看它们不吃东西也每天精神抖擞,我也没再理会。

开航出来第三天,那只小的龙虾不见了。我找遍了所有能找的地方都没有结果,我开始怀疑是不是我饿狼一般同事的作为,自从知道我养了俩龙虾,每次它们见到我都会问“什么时候吃记得叫我呀”,更有甚者直接说“你的宠物还活着呀?”。我问遍了每个人,没有结果。

晚上吃完晚饭回来洗澡的时候终于让我发现了,它顺着我洗手间淋浴旁的拉帘,爬到了屋顶,然后卷到了帘子里面。我用尽了各种办法,钳子、扳手、螺丝刀全都用上了,就是没有撬开它那牢牢抓住拉帘的钳子,最后没有办法,找来水手长,把我的拉帘全部卸了下来,才算把它弄了下来。

看我养的甚欢,也再没有人提要吃掉它们的事了。自从它们搬进了我的房间,能夹断的东西全给我夹断了,房间里没有一只完整的笔,整洁的房间也乱的不成样子。我每天起床先找找他们在哪,看它们爬一会再出去上班。洗澡的时候先把它们放到桶里面搬到外面,洗完澡再搬回来。

开航出来第五天,晚上下班发现那只大一点的龙虾自己爬到了小桶里面去,这可是从来没有的事。一直都是我把他放到桶里面,它自己爬出来,这次竟然自己爬进去了,竟然变乖了。一连两天都没有再出来,开始我担心它会出什么事,隔俩小时就看看他,但它在俩面照样挥舞着大钳子,刮得小桶“吱吱”乱响,我就以为它在外面玩够了,想单独呆了。

第七天吃完早饭,在厨房还跟大厨说等回国了我就把龙虾带回家,放家里养着。回房间一看,小桶里面大一点的龙虾不动了。我不相信,用笔弄没反应,我直接用手,但还是没反应。伤心的我在那呆立了几分钟,忽然想起还有另外一只。找了找发现那只小点的爬到了洗脸盆下面的缝隙了,深深的藏在那,但还活着。

上白班的同事刚好从房间门口经过,看到了死掉的龙虾说:“嗨,洗洗放冰箱放着,中午下班我做给你吃!”。

我仿佛没有了知觉,把死掉的龙虾放到小桶里,拎着到了厨房,打开水刚要洗,忽然醒来。“我要干什么!要吃掉他吗?!”

我快速的把它放回桶里面,回房间把另外一只也拿出来。我要放它们回家,放它们回归自己的家。

船在航行,剪了一块方形帆布,四角系上麻绳,做成倒降落伞状,把小家伙放在上面,慢慢放到了水里面。经受了一个星期多的折磨,它们终于回归了属于自己的地方。

如果有一天有人在中国南海或者菲律宾一带发现怪物,记得想起我的小伙伴。

 

 

 

烟台大学毕业生 綦志

发布日期: 2012-7-16 本文被关注了6438次
公司地址:北京市东城区东四十条甲22号(南新仓商务大厦)A座16层
传真:010-64096803 电话:64096668(总机) 邮编:100007 电子邮件:market@mases.com
Copyright © 2005 mases,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
中海海员对外技术服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京ICP备12005846号 网站建设